美国专家建议:在中国周边美舰实施“群体免疫”


最后,难以避免的是客户还贷和清偿能力丧失,这种情况下银行应该走清算重整破产的路,借款人个人破产。但政府应该与银行建立专业有效的民生兜底安排——借款人交出房权后可以转租政府的廉租房。此乃后话。

最后,将就业岗位总数8.1亿减去已复岗数6.35亿,推算,失业和潜在失业人数为1.75亿,这些岗位无人复岗,或者员工拿着半薪或基本工资在家待岗,失业和潜在失业率达到21.6%(见下表)。而2019年的调查失业率是3.6%。疫情对就业的影响应该高度重视。

民生纾困,房贷降息首选

其他各省当天公布的数据如下:马尼托巴省增至194例,死亡增至2例。萨斯喀彻温省增至231例,死亡3例。新不伦瑞克省增至98例,新斯科舍省增至236例,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增至203例,死亡1例,爱德华王子岛省22例,育空地区6例,西北地区4例,国外撤回人员中13例。2月24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游钧表示,突发疫情对就业影响不小。企业开工复工普遍推迟,劳动者返岗复工相应延后,市场招聘需求在下降。据国家统计局披露数据显示,2020年2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6.2%,失业人数达到了4803万人。这个数据较2019年全年的平均失业率3.62%涨幅达到了71%。

在信用管理的另一层面,银行为客户提供帮助,以化解信用危机。比如给客户提供流动性贷款,为客户提供延期还贷,帮助客户排除支付困难。这些在企业业务中是常用手段,这次的企业救助政策中都纷纷强调贷款展期、再贷款,保证企业资金不断流等激进政策。这样的政策理应适用于个人客户!以帮助个人客户的方法挽救一个客户,一旦客户渡过难关,找到工作,恢复了还款能力,则可实现双赢。在银行,如果因此了挽回了千计万计的客户,则相当于救助了千计万计个家庭。此事不应该被忽略。

从疫情开始,国家就在为提振经济、保障民生接连出台了很多政策。尤其是为了帮助企业渡过难关,从保障贷款、提供贴息,到减税降费、免除社保,为了复工复产,还组织安排专门的复工专列,长途大巴。毕竟,保企业才能稳就业。在民生方面,各地政府也有保障基本生活物资供应,抑制涨价等多项措施。但随着时间推移,民生保障的深层问题逐渐显现。在城市奋斗的年轻人,房贷还款的危机十分突出。政府和金融机构在应对房贷还款难题上是否应该设计特殊政策,给逐渐走出疫情的年轻人以“喘息机会”?

需要说明的是,潜在失业是指暂时无法到岗的员工,他们有的还拿着基本工资等待复工通知,有的已复工未复岗。总之是面临失业威胁,实际收入明显下降。

当地时间星期六,特朗普在白宫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他在当天上午与印度总理莫迪进行了通话,并请求莫迪放行美国订购的羟氯喹。“今天早上我给印度总理莫迪打了电话,他们生产了大量的羟氯喹,印度正在认真考虑这个问题,”特朗普说。

2月19日,浙报融媒体发布了一条消息,浙江省建设厅出台了一则关于做好妥善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实施住房公积金阶段性支持政策相关工作的通知,2020年6月30日前,住房公积金贷款不能正常还款的,不作逾期处理,不影响征信。这是住房公积金的一项规定,推荐给商业银行参考。客观上,因为疫情的发生,借款人出行受到阻碍,或者因为投入防疫抗疫工作无法去办理银行还款,会发生无法还款的情况。如果因为这种情况而出现逾期记录,完全是不合理的。

另外,作为零售银行业务中营利最好的房贷业务,其利差超过资金成本的一倍以上,不仅让银行赚得盆满钵满,还给房地产开发商提供了充足的血液。是时候降低贷款利率,给房贷客户以“深呼吸”,为纾民困做点贡献了。央行报告称,2020年3月,存量浮动利率贷款的换锚工作开始启动,利率定价公式将调整,即从原先的“央行基准利率×(1+浮动比例)”调整为“LPR基础利率+BP基点”。换而言之,30万亿的个人房贷款自然也会面临合同重新调整的可能(易居研究院《全国房地产贷款报告》)。房贷客户可能会迎来降息机会,当然不确定性也会增加,但愿不会给受疫情影响的房贷客户雪上加霜。希望金融主管部门为民生计,引导利率机制,将利率压低20%甚至更多。其直接结果就是借款人还贷款月供下降5~6%。间接地,月供下降,房东也受益,因而对于店面、厂房、住宅的房租也有下降的推动作用。因此而受益的是中小企业、个体工商户、城市的广大居民。小小的利率杠杆,可以达到多方受益,善莫大焉。在经济振兴、民生纾困的种种政策中,房贷降息是少有的一举多得的好政策。